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陌生人强奸
陌生人强奸

陌生人强奸

我是住在荃湾海滨花园,离开荃湾码头不远,因為学校工作需要的关系,几年前的一个暑假,我利用晚上的时间进修普通话,一星期返两晚(逢一、三上课),上课时间是晚上7:00~ 9:00pm。由荃湾码头有一条沿海小俓可行回海滨花园,需时大约10分鐘左右,日间经常有海滨居民会走这条小俓,小俓的另一边有一排铁丝网,有一部份巳破烂,可容许路人进入,铁丝网后就是一遍长得很高的杂草,现在这裡巳是西铁站了。

  这件事发生在八月的星期一晚上,我下课后由荃湾码头沿此小俓行回海滨,走了一半我巳发觉身后有另外一人,我心想定是和我一样是海滨居民。

  当我走到一段有破烂铁丝网的地方时,他突然从我背后用力把我推进杂草丛,他身材很高大,我来不及见清楚他的样子,他巳用硬物指著我的腰,警告我不要叫及回头看他,然后用力把我推到草丛裡的一堆有几呎高的木方后,这堆木方比我还要高一点,他把我拉到木方堆傍边的一个木枕上,我想这个木枕原先应用来承放地盘机器,木枕有几吋高,紧可站立一两个人,他叫我面向木堆站在木枕上,不回头看他,我也不知道木枕是不是他事先巳准备好的。这时,他也站了上木枕,靠在我的背后对我说,不会伤害我,衹想摸一下我,我还来不及开口拒绝,他的手巳伸进我的裙内,这刻我真的很害怕,一切也来得太快,我还来不及反应,但我也真的不敢叫,他推我进杂草丛时很用力,如果不是他另一隻手拉著我,我刚才巳和手袋一齐跌在地上,我的手袋跌在木堆前的杂草内,虽然我没看到他的样貌,但我感觉到他好像是做地盘工作的新移民,因為他穿的是安全鞋,讲广东话不太标准,身材粗黑,属于粗獷健硕那种,短头髮,他比我最少高了一个头,所以我真的不敢动,也不敢叫,怕他真的会伤害我。

  我身材虽然不算是很好,我衹有5呎1吋高,但比人非礼巳不是第一次,几年前搭地铁时,也试过比一个男人藉著车箱人多,乱摸我的臀部及下体,那次我也不敢叫,怕尷尬及难為情,其实我很细胆。现在就更不敢叫了,衹想快点有人经过小俓,可以吓走他,其实木方堆和小俓衹有十几呎的距离,衹是之间有一排很高的杂草,而我又是站在木方堆后面,如果我不呼叫,即使是有人经过,还是很难发现,我想他也是这个原因才选择这个地方,况且这时候巳晚上九点多,小俓已很少人会走,如果不是一直没有听闻有治安问题发生,其实我也不会走这条小俓. 他的一隻手一直在我的下体乱摸,另一隻手隔著衣服摸我的乳房,他不算太用力,但我感觉到他的手很粗糙,可能是我下体的皮肤很敏感,他是把我的裙往上翻拉下内衭,直接摸我的下体,所以我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很粗糙。我想如果没有路人行过,就衹好等他满足了手慾后,早点离开,我一直也不敢向后看,双手扶著木椎,整个身体向前靠,而他则在我背后。当他抚摸我下体时,感觉不算太难受,下体也本能反应的排出一点汾泌,我相信他也感觉到。

  他大约摸了五分鐘后停了下来,我想他大概要离开了,我当然不敢动,待他离开才走,但我突然感到下体被一支硬物插入,是一支又热又硬的物体,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,当然知道这是男性的性器官,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强姦我,因為我和他一直是站著的,没想到站著的姿势,他也可以插进来,我也不知道他是何时脱下他的长衭,但我知道这一切巳太迟了。我的性知识主要来自我丈夫,我们平时做爱都是採用男上女下那种,即使是我全身赤裸,衹要是站著,我丈夫的阳具是绝对不可能插进来,我丈夫的身高衹比我高一点,有5呎3吋高,也许他的阳具比我丈夫的长了很多。

  这时候,他用力捉著我双手迫靠著前面的木方堆,他的头从后靠近我的耳,在我的耳边对我说“对唔住,我好辛苦,比我X”不会写这个字,但我知道这个字的意思。

  最初当他大约摸了我5分鐘后突然停了下时,我真的以為他大概要走了,当他再突然用双手紧握著我的腰时,才惊醒到他要的不祇是要抚摸这?玲眾獢A他是突然的把身体往前靠,我呀的一声叫了出来,虽然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,但这种胀痛的感觉我是从来没有过,其实我的身材是属于比较娇小那种,如果不穿鞋的话,我祇有4呎11吋高。当他插进来后,他用力从后紧捉著我双手往前面的木方堆靠,他的头从后靠近我的耳,在我的耳边说了几次对唔住,说他谷得很辛苦才会这样对我,叫我帮他,让他插进来,其实我当时并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因為我想他不是已插进来吗?為什麼还叫我帮他,后来我才知道他的阳具当时衹插入了一部份。

  我真后悔最初当他抚摸我的时候,我没有大声呼叫,因為我最初真的相信他祇想非礼我,而不是要进行性交,那许他最初确实这样想,祇是见我没有作太大的反抗,他才改变主意最进一,但现在一切巳太迟,我当时很迷糊,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,我没有回答他,衹低下头,我想他是知道我不会大力反抗,他再没有用力捉著我双手,他把我的身体往后拉一点,自己站到地上,我是知道他的用意,他是要佔个较好的位置,我也知道自己的性器官巳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。我依然是站在木枕上,双手向前扶著木堆,这时候,他把双手用力扶著我的腰,他的身体再往前靠,这时我才明白刚才他的阳具衹插入了一半,现在才把整支插进来,我真的呀的一声叫了出来,下体好像比他的阳具填满,有肿胀及裂开的感觉,我想他的阳具也比我丈夫的大了很多,他低下头问我是否痛,我点头,他停了下来,身体向前伏在我的背上,我相信他真的是完全插进来才停下,因為我的臀部巳接触到他的大腿及毛髮,我想应该是他阳具傍的毛髮。

  我知道他巳认定我不会再反抗或呼叫,所以一切动作也慢了下来,他开始解开我的上衣,直接抚摸我的乳房。这时候,我就更不敢呼叫,他巳完全佔有了我,我还真怕被途人发现报警,到时候,我真不知道如何做人。

  可能看我这遍日记的网友大多数都是男仕,你们无法想像被一个陌生男人强迫插入的感觉,其实最他插了一部份进来的时候,我已感到很痛楚,祇是一切都来得很快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,当他再叫我帮他,让他插进来的时候,我也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直至他用双手从后紧紧的扶著我的腰时,我才知道他要把餘下的阳具推进来,这种肿胀及撕裂的感觉,使我忍不住哭泣起来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到我的哭泣声,才停下来问我痛不痛?虽然他的阳具在完全插入后没有再动,但当他的手解开我的上衣,直接抚摸我的乳房时,我有一种很强烈被人欺负的感觉,虽然我是很怕被途人发现,我还是不停的饮泣,但我真的很怕会被路人听到我的哭声而报警,因為我很难想像自己会是一个强姦案的受害者,将来要如何面对家人及朋友。

  可能是我一直是背向著他的原故,他好像没有察觉到我是一直在哭泣著,直至我感到他的阳具开始在动,虽然幅度很小,但我还是感到很痛,我哭著摇头叫他不要再动,这时候,他才完全停止下来,但他的阳具依然是在我的体内,祇是没有再动而已,他开始不断的在我耳边说对不起,说他不知道会弄痛我,我没有理会他的说话,但我也不敢再大声哭下去,怕会被路人听到,我祇是低声的饮泣著。

  但我没有想到他会在这时候,在我耳边对我说,如果我依然觉得很痛,他可以把自己的阳具抽出来,条件就是我要应承他,我不要再哭泣和被他亲吻一下,其实我是不知道他亲吻一下是甚麼意思,祇知道他肯把阳具抽出来,我就甚麼都肯答允,所以我点了头,其实当初他插入后问我痛不痛,我也是怕他再动,我才点了头。

  最初我是不太相信他会这样做,因為他之前已骗过我一次,说他祇想摸一下我,而不是想和我性交,另一个我不相信他的原因,是因為即使是我和我丈夫性交的时候,我说感到痛,我丈夫还是不会停下,最多也祇会赶快抽插几下让自己早点射精,所以我对他说话没有抱太大的寄望,祇希望他不要再动就可以了。

  但我没想到当我点了头后,他真的把阳具一点点的抽出我下体,他是很小心和慢慢的抽出我阴道,虽然我是屈身背向著他,我明显感觉到他是怕会再弄痛我。

  这时候,我还用双手扶著前面的木堆,当他把阳具抽出来后,突然把头移到我的双腿之间,开始从后吻我的下体,我非常吃惊他会这样做,但我也无法闪避他的吻,因為我当时的姿态是向前屈身的,我的阴部是和之前一样,是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。我当时感到很好丑态和尷尬,尝试伸手到我两腿之间推开他的头,但不成功。他双手用力的抱著我大腿,把整个头放在我的大腿内侧,开始吻我的阴唇,我祇好用力著他的短髮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我是第一次被男人亲吻自己的下体,我和丈夫结了婚3年,我丈夫也不会这样做,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喜欢吻我,还是他以為这样做会令我舒服一点,想对我作出补偿,补偿他刚才弄痛了我,虽然我还是觉得很丑态,但最少我是背向著他的,没有那难堪和尷尬,但我给他吻得双腿感到很酸软。其实我觉男人也很奇怪,不管如何,女人的下体也谈不上好看,但他还是一边在吻,一边像在欣赏我的下体,虽然草丛裡很暗,但草丛外围铁丝网傍的路灯,还是使他可以清楚看到我的身体。

  对于网友给我的回应,有些令我觉得很感动,特别是几个為了要留言给我,才参加做会员的网友,而至那些把我的文章当是色情小说来看的网友,你们也使我可以放鬆一点去写我的故事,我之前还有点担心自己会写得太露骨,因為裡面有很多是我内心的描写。

  我和丈夫每个星期都有1次性交,太多数都会在星期六晚进行,但我丈夫从来没吻过我的下体,而我也不会要求我丈夫这样做,因為我觉得祇有外国人才会喜欢口交,所以当他突然吻我下体的时候,我是觉得好丑态和尷尬,特别是他紧抱著我的大腿把我拉低,使我坐在木枕上的时候。虽然我还是看不到他的面孔,因為他的头依然是放在我的大腿之间,在吻我的下体,我是背靠著木堆坐在木枕上,而他就用双手紧抱著我的大腿,把我的大腿屈高左右分开,而他自己则正面屈身跪在我的前面,把头伸到我的大腿内侧,一直在吻我的阴唇,最初我是尝试用力推开他,但不成功,反而令他把我的大腿抱得更紧,最后我祇好用手著他头上的短髮,任由他去吻我,最少比起他刚才把阳具插进我的阴道,我自己是好受得多,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算不算是强姦我,因為最少当我叫停的时候,他没有硬来,同时,他吻我之前,也是有问过我,祇是我不知道他是指这种的吻。

  我下体的毛髮不多,其实我觉男人也很奇怪,不管如何,女人的下体也算不上是好看,但他还是一边在吻,一边像在欣赏我的下体。他是用舌头的那种吻,把头放在我的大腿内侧,直接去吻我的阴唇,有时候,我会感觉到他是把我整个阴唇吸吮在他的口裡,我虽然是个很健康的女人,下体祇有在受到刺激的时候,才会排出一点分泌,但对于一个大男人一直在吻自己的阴部,我还是感到很难堪和尷尬,因為我上身虽然还是穿著上衣,但我的裙及内衣衭早已被他脱掉,下身是完全赤裸著的。同时,我的上衣的衫扣及内衣也被他解开了,当他感觉到我没有再用力推开他的头时,他开始把手由我的大腿移到我的乳房来,他很用力的抚摸我,我虽然不是一个很丰满的女人,但我的乳房也不算是太少,可能是我的身材比较婑小,乳房看起来比较丰满,但他的手是可以把我的乳房完全握在手裡的,因為他的手也和他的身体一样,比较大,其实我真的不太适合他的。

  他大约吻了我的下体10分鐘左右,再把头移到我的乳房位置,开始吸吮我的乳房。这时候,我马上紧张起来,因為他现在是坐到木枕上,把我的大腿左右分开,他把我拉到他的面前,面对面的坐在他的大腿上,虽然他祇是吻我的乳房,但这个姿势,使我的阴部和他的性器官差不多是靠在一起的,虽然我没有清楚看到他的阳具,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它的热和硬,因為他的阳具是夹在我和他的身体中间,祇是他一直在吸吮我的乳房,他的身体阻挡了我的视线,使我无法看到他的阳具。但这时候,我是可以清楚看到他的面貌,他的长相虽然算不上是好看,但也没有我最初想像的丑陋,年纪也没有我想像中的大,祇是皮肤很粗黑,从他的样貌看起来,他的年纪可能比我还少一点,但我已经是个快30岁的女人。

  我不敢正面看著他,所以我是一直把头低下来,而他是用双手拥抱著我,再屈身上去吻我的乳房,他就好像小男生一样,一直在吸吮我的乳头和乳房,我没有再像他之前吻我下体的时候,尝试用力去推开他,主要是这种吻我还可以接受,因為我丈夫也会这样做。同时,他一直都没有对我太粗暴,即使是他有像我丈夫一样,用口咬我的乳头,但他也祇是轻轻的咬,没有像我丈夫的用力,可能他也感觉到,我的乳房受到他的刺激,乳头已经变硬起来,他一边在吸吮我的乳头,一边问我舒不舒服?我低下头没有回答,他突然用粗口对我说,“你知唔知你个X(阴部)和对波都好靚?真系好想X下你”,我听到之后,我马上紧张起来,摇头表示不可以,他见我的反应后,他没有再说下去,祇续去吻我的身体,他没有再进一;的行动。

  感谢网友对我的关心,这两天我丈夫不在家裡,我希望可以把我的故事打完,但我打字的速度好慢,希望网友能谅解。

  当他说想再插入我下体时,使我马上联想到之前的痛楚,幸好他祇是续吻我的身体,他没有再进一的行动。我相信他祇是想,而不是真的要做,因為他大可以不理会我的感受硬来,以他的气力对我来说,我也是无法拒绝的,最少他这刻没有这样做,同时,在这时候,他反而把我和他的身体拉开一点,叫我用手帮他,这刻我可以清楚看到他那支已完全兴奋勃起的阳具,我才明白他之前插入来的时候,我因為甚麼会感到那麼痛,因為他的阳具比我丈夫的粗大了许多,可能我丈夫的阳具是属于比较短小那种,他的阳具也比我丈夫的长了差不多一倍。他握著我的手去抚摸他的阳具,他的阳具是有一点向上微弯的,由于它已完全勃起,看起来很丑陋,有点像条兇恶的毒蛇,因為它的顏色是很深色的,和我丈夫的比起来,它真的很丑陋。当我结了婚之后,我的阴唇也变得比较深色,但和他阳具的顏色比起来,我阴唇的顏色还浅了很多。

  我明白他是要我用手帮他去解决,其实这刻我是愿意这样做,祇是我感到有点尷尬,因為要我用手握著一个陌生男人的阳具上下磨擦,始终是一件令我很难堪的事,同时,我亦不太会做这件事,我是指如何用手磨擦男人的阳具,令到他可以感到兴奋而射精,因為我丈夫是不会要求我这样做。当我用手帮他磨擦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到他是不满意我的表现,因為他很多时候都是用手紧握著我的手,再快速的上下磨擦他那支已异常兴奋的阳具,他是很用力的磨擦,我反而有点怕他会弄损自己的皮肤,因為我和丈夫性交的时候,也有试过因為我下体没有足够的湿润,丈夫弄损了他阳具的皮肤,当然这次和丈夫的性交,我自己也感到很痛,但没有他之前插入的那麼肿痛。

  当他握著我的手磨擦了好几分鐘后,他依然无法射精,他开始表现得有点不耐烦,他问我可不可以用口帮他?我没有回答,因為我不敢马上拒绝他的要求,但当他尝试把我的头拉低时,我摇头表示拒绝,因為我真的不愿意这种做,虽然我有帮过我丈夫口交,但都是丈夫想和进行性交时,阳具没有完全勃起,丈夫无法插入我下体时,我才免為其难下去帮他口交,但祇要我丈夫的阳具能勃起来,他也不会再要求我用口去做,会直接把阳具插进我的阴道磨擦。

  要我帮一个陌生的男人进行口交,我真的做不到,同时,他的阳具已完全勃6TOP起,我真的不敢去吻他那支丑陋的阳具,当他知道我不肯这样做,虽然他没有强迫我就范,但我感觉到他有点嬲怒,也许他不是嬲我不肯帮他口交,而是他无法射精谷得有点痛,因為他把我再拉到他的面前对我说,他谷得好辛苦,他叫我比他磨擦一下。我低下头没有回答,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祇知道他不是要插入我阴道,因為他是用粗口对我说“唔系要X入去,想掂下你个X”,这时候,我和他是面对面的坐著,他是把我的大腿左右分开夸坐在他的大腿上,所以他的阳具是可以直接掂到我的下体的,当他把手掌伸到我的臀部,把我的大腿左右分开搁在他的手臂上,他开始用手托起我的臀部,把我的身体上下移动。这时候,我才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把他的阳具压在我的阴唇上下磨擦,我的阴唇是属于有一点向外微露那种,同时,他之前吻我下体时,已令到我的阴唇胀大了一点,所以他的阳具是可以放在我的阴唇中间磨擦,可能是他有吻我下体的原故,我的阴唇是有一点湿润,我不知道是他之前的口液,或是我自然排出的分泌。

  他就把阳具压在我的阴唇之间上下磨擦,这种感觉,比起我之前用手,他明显感到比较舒服,因為他有发出一点点声音,丈夫和我性交时,丈夫也有会这种近似的反应,虽然他的阳具没有插进我的下体,但他的阳具差不多整支都可以磨擦到我的阴唇。

  他的身材比我丈夫的高大很多,在他的面前,我好像是一个小女生,因為他是可以轻易抱起我来磨擦,其实他是一直都坐在木枕上,所以他的阳具是没有动,而是他用手把我下半身抱起来,把我的身体上下移动,令到我的阴唇可以磨擦到他的阳具,虽然他没有插进来,但他依然有问我痛不痛?其实当他刚开始把阳具压在我阴唇磨擦时,我是感觉到有点痛,祇是我还可以忍受,所以我是咬著我自己的下唇,因為我不想发出任何声音,我更不想让他知道我的感觉,所以我没有回答他,他对我说,他现在觉得好舒服,他说我身体有一种香味,他还突然叫了我一声做老婆仔,我是有用一种很淡的香水,祇有很靠近我的身体才可以闻得到。

  【完】
上一篇:强暴阿宁 下一篇:被父亲强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