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偷的代价
偷的代价

偷的代价

我叫持田梓,是TEEN杂志的模特儿,以前曾因一时的叛逆而顺手牵羊偷东西。

  那时候,真的令我吃了不少苦头……

  被一群中年的保安们逮到弱点,被当成了玩具,到最后无计可施,结果依靠演艺界大人物的力量将事情平息下来。

  代价是,必须暂时陪伴那位大人物的身旁,当然,是指性方面的陪伴,就如同奴隶,不,是比那更不如,我接受着宛如宠物般的对待。

  为了作为模特儿,接下来进一步迈向成功之路,除了答应以外别无选择。

  结果,我被叫到宾馆去约四、五次,身体任由对方予取予求恣意玩弄。

  我绝对不想再做那种事,可是,将自己的身体与未来放在天秤上衡量的话,虽然心里讨厌得要命,但现在也是无可奈何的。

  一切都该归咎于自己一时冲动顺手牵羊……

  我对自己一路累积下来的履历,被那群保安毁于一旦的事,到现在仍然怀恨在心。

  当然顺手牵羊是我不对,是标准的犯罪行为,纵使如此,自己也没道理要被那种没出息的中年男人们,以及用金钱和权力迭起来的下流男人所玩弄。

  我早已付出了在此比例之上的代价!照这样下去,我一生都只会是这些下流男人的玩物!

  我绝对不要再落到这种下场!!!

  怀着这样不甘的心情,我看着整齐陈列在货架上的商品,对卡那些男人玩弄自己的憎恨与愤怒,不断涌上心头。

  竟然让我露出那种悲惨的模样,不可以原谅!

  我将眼前的化妆品拿在手上,随意地放进了自己的包包。

 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但就是停不下来,在胸口里苏醒的净是屈辱。

  ──这次一定要成功。

 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,不经过结账台走出店铺。

  嗯,一切都很成功。我这样想着。然而──

  「是否能耽误你一下?」

  「有些事想要请教你。应该明白的吧?」

  「!」

  我的眼前出现两名女性店员挡住了去路。

  我见势色不对,打算逃走,但终究是白费工夫,结果我被她们带到后台去。

  惨了……我头上自然地冒出冷汗。

  不过,这次跟上次不一样。再怎么说,对方也了女性店员,应该不会对我做什么的。

  我乖乖地坦承,如此一来就不会受到粗鲁的对待才是,我干脆说自己压力太大,或许能换取她们的同情而获得原谅也说不定。

  我对于再度犯下愚蠢行为的自己感到愤怒,不过在心里某处则抱持着乐观的心态。

  然而,我还没有察觉到,这正好让对方有机可乘。

  「你果然有偷东西。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吧?」「是、是的……实在很抱歉。我是一直冲动……」我竭尽全力用内疚的口吻回答。

  「呵呵……我认得你是模特儿持田梓对吧?做出这种事没关系吗?」「我……」两名店员知道我的事!我到现在终于知道,打从进入店里时,这两名店员就认得我,因而特别注意我。

  「真人果然好可爱。不过,没想到你竟然会偷东西,你应该不愁没钱吧?」女店员一边说着,一边从背后抱住我,简直就像要拘束我一般。

  「喂!你、你要做什么啦!?」

  「我想到一个好主意。你愿不愿意陪我们玩玩,相对的我们就不报警?」听到这个提议的瞬间,我放下了心头大石,虽然从这两名店员感受到诡异的气氛,不过说到底也是女的,很难想象会遭受比报警更凄惨的下场。

  「广受欢迎的模特儿持田梓居然是个小偷,这毕竟不是光彩的事呢。」受到店员进一步怂恿,我缓缓地点点头。

  「……我明白了。」

  两名女店员笑了,那是狩猎者逮到猎物的笑容。

  「好,那么请你乖乖听话唷。我叫美美,她是小嘉,请多多指教啦,小梓。」做完简单的自我介绍,抱住我的美美更进一步将手臂缠住我的身体,我并没有特别抵抗,顺从她的意思。

  对方大概是对作为模特儿的我的身体感到好奇,顶多是被稍微恶作剧一番的程度,对方又是女的不成问题。

  可是,前面的小嘉突然将手伸进我的两腿间。

  「唉!等一下!你要做什么!?」

  「大腿摸起来很顺滑呢。」

  「这点小意思你要好好忍耐喔,小梓。」

  「……!」

  就某种意思来说是比男性痴汉更偏激的行为,我一时间不知所措,不过毕竟是同性,厌恶感较为薄弱。

  的确是令人讨厌的事没错,但还不到无法忍受的程度。

  「只、只能稍微碰一下而已……知道吗……!」我嘴上提出警告,放弃进一步的抵抗,因为我不敢迁怒她们,要是惹她们不高兴而报警就糟糕了。

  小嘉笑了,将手指贴在我的大腿,美美也将鼻尖埋进我的脖子。

  「好好闻……你用哪一款香水啊?是不会过卡刺鼻的优雅芳香呢。」「唔……」带着黏稠的温暖轻抚着脖子,我知道这是舌头贴在肌肤上的触感。

  呜……不能想起被那个下流男人所做的事……

  存在于记忆中,那个演艺界大人物对我的凌辱苏醒,他也很喜欢舔我的脖子。

  嗯……我曾经发誓,以后不再依靠男人,这次无论被这两人如何对等都要忍住,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才行!

  「小梓,你在想什么呢?别想些不必要的事,现在和我们快乐地玩吧。」这时,美美从后将我的双腿扳开。

  「啊……!」

  被强制摆出这种羞耻的姿势,血液瞬间集中到脸上,我的脸红得像苹果一样。

  「不、不准你们再进一步……」

  「哎哟,别露出这种表情嘛,只要陪我们玩一下就好了啊。」「嘿嘿,内裤倒是很普通呢,感觉好像女高中生,真可爱。」「唔……你、你们别乱碰!」小嘉彷佛在确认我内裤的布料般,用手指摩擦着,搓来揉去,不久,布料便紧密贴合,呈现出私处的形状。

  「哎呀?小梓,你该不会湿了吧?」

  「啊哈哈,真的,小裤裤湿掉贴在小穴上面了喔。」「这……不可能有那种事……!」我慌慌张张地打算合起双腿,不过为时已晚,我的身体被美美和小嘉牢牢地按住,动弹不得,再加上小穴被被摩擦,无论如何身体就是有反应。

  可恶,我的身体,竟然变得这么淫荡,才这样稍微抚摸就有感觉,绝对是那群保安们害的!

  存在于我记忆深处,那些保安淫邪的笑容再次浮现起来,我的身体被长时间凌辱,身体每一处都被开发过,小穴被无数次插入,身体也变得越来越淫荡。

  现在就连被这种女人做出无关痛痒的行为,身体都会情不自禁地有感觉起来。

  「小梓也提起劲来的样子了,再稍微做些舒服的事情吧,嘿嘿。」「啊……嗯嗯…不……」小嘉的手终于到达了我的内裤里面,指尖玩弄着湿淋淋的私处,沿着半开的阴唇游移。

  「呵呵,果然已经湿淋淋了。」

  「吶,阴蒂跟里面,哪边比较舒服?小穴跟屁眼,你喜欢用哪边做呢?」说着,美美从后将一根手指塞进我的屁眼抠挖。

  「啊……住……住手……啊…唔…唔唔……」

  两人的手指动作远比我想象中要来得巧妙,比男人纤细的手指,细心地探寻我有感觉的地方,精准地刺激着我敏感的地方。

  「讨厌,小梓真是的,看你颤抖成这个样子,好可爱唷。」「该不会是靠陪睡来接工作,被人开发调教过之类?啊,或者本身就是个自慰狂!哈哈!」「没、没有!我不是那种女人!不要乱说!」到目前为止的模特儿地位是独力构筑起来的,我对此引以为傲,虽说顺手牵羊一事依赖了大人物,但也只限于那一次。

  「既然如此,为什么会这么有感觉呢?」

  「啊……嗯…你们……不要这样……嗯唔唔……啊……」「这孩子,八成是相当淫荡不是吗?一定跟很多人做过,你看,阴蒂这么敏感,不过里面好像更加有感觉呢。」「嗯……啊啊啊……那里…不行……嗯…啊…唔唔……」小嘉的手指毫不客气地蹂躏我的小穴,肉壁被指尖来回搅动的触感使我的身体为之一颤。

  「啊哈哈!该不会快要高潮了?看你一脸苦闷的表情。」「唔……啊啊…呀……不行……」「呵呵,没想到广受爱戴的模特儿居然是个小淫娃,有点幻灭了呢。」「不是……我才不像你说的那样……啊……」「不然你说说为什么你的小穴会湿成这样?」「噫……唔……嗯啊……啊啊呀……」

  小嘉的手指在我的小穴里乱搅,指腹摩擦着肉壁。

  「啊……怎么这样……啊…别、别插两根手指……啊…唔嗯嗯……」「哎呀,虽然叫成这样,但看起来仍游刃有余哦,我看你真的相当能玩的吧?」「唔……啊、啊啊啊……你、你别胡说八道……」这时,我的说话声显得非常柔弱,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似乎代表着心中某处承认了小嘉的话语。

  「啊……不行……这样下去的话……我……」

  自己并非淫娃的想法,以及之前被保安们玩弄得体无完肤的记忆开始混淆了。

  「好啦,你快要高潮了吧?高潮也没关系啊,这样一来,一切就会结束了。」「噫……呜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啊…嗯……」这样就能结束,这句话穿透我的心扉,即使觉得自己不能被这两个人牵着鼻子走,但身体一时大意,感觉顿时停不下来──「啊……高、高高潮了……噫……啊啊啊呀……」小嘉的手指动作变得更加激烈,手指精准地爱抚着我的?点,重复着细微摩擦,不断刺激着我的身体。

  「啊……唔……啊…不……停、停不下来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呀……」「呵呵,辛苦你了。」「呜……」真不想承认自己竟然会被女人搞到高潮,不过再怎么说,这下了就能结束了。

  美美和小嘉依照约定,爽快地释放我了……

  ***

  即使回到家中,我身体的炽热感觉仍持续着。

  「……将今天发生的事忘记吧。」

  内心虽然这样想,但一度达到绝顶的身体就是会想追求更强烈的快感,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的被搞到高潮。

  「我已经不期望那种事!我并没有期望那种事的发生!」我如此说给自己听,淋个热水浴掩饰身体的灼热之后,终于能够入睡了……***我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,不过──隔天,在乘搭电车的我面前,美美和小嘉出现了!

  「哎呀,真巧呢,小梓。」

  「今天也穿得好可爱呢。」

  为、为什么?明明跟昨天那间店的方向完全相反,她们为什么会在这里?

  尽管内心焦急,我还是打算无视眼前的这两人,只要不理她们就没事了!

  可是,她们可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「你看看这个,昨天的小梓拍得很漂亮吧?」

  小嘉将智能手机拿到我面前,那屏幕上映照出来的是我不成体统地娇吟的模样。

  「这边也有喔。」

  美美的手机画面也是我的痴态,而且这边的是影片。

  「要我在这里播放出来看看吗?」

  「这……你们是什么时候拍的!」

  无视我的问题,美美继续说:「今天也一起来玩嘛,可以吧?」「这……!」我根本没办法拒绝,明明是在电车里,却无法阻止她们抚摸我的身体,脑海被只有一片混乱盘旋着。

  在这电车里遇见两人的事、被拍下影片的事、接下来会遇到的事……「啊哈哈,说到底也只是个淫娃,就算是在电车里也会有感觉啊。」「啊……唔、唔唔……啊…嗯……」身体被持续玩弄了接近十五分钟,我要下车的地方老早就过站了,我就这样被迫陪两人玩痴汉游戏。

  「我知道你快要高潮了,不过声音可要再压低点喔,已经有人察觉到你的痴态了。」「嗯……」正如美美所言,已经有好几位乘客的视线朝我这边看了,看似得好色的上班族、充满好奇心的中学生,以及投来鄙视视线的同性。

  「不要……拜?你们住手……大家都在看……」「小梓高潮的话我们就会罢手,跟昨天的条件一样喔。」「啊唔……唔……竟然要在这种地方……」我低下头来,一直在这里被玩弄的话,自己是模特儿持田梓的事迟早会被其他人发现,再加上可能会被他们拍下照片。

  高潮就能结束……快点高潮……我要快点高潮……我完全放松自己的身体,将自己的身心交给她们,全心全意感受两人的抚摸,身体很快就传来舒服的快感。

  「哎呀,倒是挺配合的呢?就那么想高潮吗?」「嘿嘿,要是能确实求我的话,我就让你高潮宣告结束呀。」「……」简直是屈辱,不过比起这点,我更加想要守住自己的地位。

  「求、求求你们……让我高潮……」

  「嘿嘿,求人当然要用敬语喔。」

  「求、求求你们……请……请让我高潮……」

  声音虽然尽量压低,但我还是诚意地哀求她们。

  两人的手指彷佛像响应我的哀求一样,快速地动起来,就像昨天一样一前一后刺激摩擦着我的小穴个屁眼。

  「啊……这样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  顾不得羞耻心,我在大庭广众下渴求着美美和小嘉的抚摸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我很快就在电车里高潮了。

  「高、高潮了……唔……唔唔唔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本身想尽力压制住呻吟声,但两人的刺激实在太强烈,我在最后一刻还是忍不住尖叫了一声,立即引来电车内所有人的注视。

  「哇啊,真是猛烈地高潮了呢,大家都往这边看了,小梓真的不会注意环境呢。好啦,下车吧,已经到站了。」「啊……唔……」我全身因为高潮而颤抖,爱液流过大腿滴落到地板,车厢内的乘客一阵骚动。

  糟、糟糕了,大家都在看,被大家发现了……

 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走出电车,发抖的双脚尽全力奔跑,离开两人。

  我坐上出租车,告知司机家里的地址,看到我凌乱的穿著,司机虽然露出诧异的神情,不过还是没有追问我。

  好不容易抵达自己的家,又再淋个热水浴之后就倒在床上。

  真倒霉……

  我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连续两天遇到这种事。

  这真的是巧合吗?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点刚好遇到她们……脑海浮现的净是疑问和不安,但或许是身心俱疲的关系,原因和对策都想不到,结果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。

   【完】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死而复生